北风瑟瑟蒹葭苍 □胡义深

霜降过后,田野里最有活力的是绿叶葱葱、头戴褚红秀花的芦苇了。芦白枫叶红,天凉好个秋,那堆银吐絮、粲然洁白的素净色调,点燃了无尽的秋色和诗意。 芦苇生于水塘中,笔直有节的秸秆上,层层…

霜降过后,田野里最有活力的是绿叶葱葱、头戴褚红秀花的芦苇了。芦白枫叶红,天凉好个秋,那堆银吐絮、粲然洁白的素净色调,点燃了无尽的秋色和诗意。

芦苇生于水塘中,笔直有节的秸秆上,层层青叶排列有序,生机盎然,顶端的芦花有的含苞待放、有的露出了嫩黄的穗子。成片的芦苇,在风中前后左右摇曳,似一群妙龄少女在轻歌曼舞,婀娜多姿;又像正接受检阅的士兵,雄赳赳气昂昂,英姿飒爽。

芦苇之于人们,是和谐共生的朋友。芦苇看似柔滑实则韧性一律,与人极为类似。自古以来,芦苇就和人类的存活息息相关,祖先们了解用芦苇的秸秆搭墙遮顶筑房,用焚烧杆秸取暖煮饭,用嫩芽芦根撑饥果腹,用芦花当絮做鞋做衣。随时社会的发展,芦苇又成了补贴家用的经济作物,人们把芦苇编织成遮风挡雨的毡扇,做成铺炕的席子,拿到集市开展交换出售,换取本身需要的用品。更有巧手的工匠,将芦苇加工成鸟笼、蝈蝈笼和糊风筝的框架,使芦苇的身价大增,更是这些手艺人收入颇丰。

芦苇以筛风弄月、潇洒倜傥的性情,进入了文人的视野,许多文人墨客不惜笔墨歌颂之,文美之,画绘之。《诗经》“蒹葭苍苍,白露为霜,有位佳人,在水一方”人类耳熟能详。唐代诗人雍裕之《芦花》诗“夹岸复连沙,枝枝摇浪花。社区矫正法草案投入最高立法机关审议时间点。月明浑似雪,无处认渔家”堪称绝妙。禅宗予以了它禅意,所以有了“一苇渡江”的传说;励志者敬仰它的品格,所以有了《颜氏家训》“燃荻读书”的故事;小说家将它吸入到平民生存,所以便有了孙犁笔下“水生嫂在有薄雾的月光下编着苇席等水生归家”的描写,仙气一致。

芦苇如人,人如芦苇,品性类似,有根有节有谋求,性格相近,忍辱负重有虚心。愿人们与芦苇和谐相处,共荣共生。

新闻引荐

一早醉驾撞车,她还满嘴瞎话

半岛记者尹彦鑫通讯员白亮殷蕾报道本报12月19日讯大早上就醉驾,撞上前车,这一个女司机还满嘴瞎话,说是朋友开车…

作者: 5vedi3mT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0898-88881688

在线咨询: QQ交谈

邮箱: email@wangzhan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00-17:30,节假日休息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

关注微博
返回顶部